年度最佳科幻电影就这么诞生了,而且很迷影

2015年《遗落的南境》三部曲在国内出版的时候,第一波宣传就是《三体》的作者刘慈欣推荐,说这套小说意境诡异而幽远。


就是这本小说击败了《三体》,拿过美国的科幻“星云奖”。


《湮灭》中文版封面

 

作者杰夫·范德米尔拿过美国星云奖、轨迹奖、世界奇幻奖和英伦科幻奖,是美国科幻届的中坚力量。


这本书越读越像心理恐怖片,有点库布里克,有点洛夫克拉夫特。从这点上讲,这部电影的改编很成功,它还原出了这种高难度的感觉,同时又简单易懂。你可以说,这部电影有点塔可夫斯基,有点维伦纽瓦。

 

派拉蒙改编这本小说的时候,请来了《机械姬》的新锐导演亚历克斯·加兰。2015年的《机械姬》让他拿到了包括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提名在内的众多奖项,加兰本来就是编剧出身,《湮灭》的剧本自然也是他。


亚历克斯·加兰在《机械姬》片场

 

如果你喜欢《机械姬》,那《湮灭》延续了前者所有的优点。


《机械姬》有一个不带一丝赘肉的剧本,叙事节奏非常完美,所有的戏剧冲突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展开。加兰把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,用一波接一波精心制造的戏剧冲突讲述出来,用动作代替语言。

 

到了《湮灭》里,剧本简直如出一辙。


故事发生在一个叫“闪光”的X区域,这片区域听起来有点像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的《潜行者》里的空。里面没有信号,没有通讯,磁场紊乱,只见人进去,不见人出来。当五个生无可恋的问题中年女性进入这片区域,整部电影的戏剧冲突就在这片封闭的区域内完成。


丹尼斯·维伦纽瓦去年刚用《银翼杀手2049》致敬《潜行者》,想还原它的节奏,情绪,神秘和复杂。感觉加兰的《湮灭》也在致敬塔可夫斯基的这部经典,只是用了高度类型化,叙事极简的方式。


《潜行者》里的未知神秘区域


《机械姬》有着硬科幻式的图灵测试,到了《湮灭》里,科幻的神秘力量给人一种克苏鲁式的感觉,人类在这种宇宙未知力量面前只剩下绝望。


娜塔莉·波特曼饰演的生物学家莉娜,最后面临的也是一个“我/非我”的哲学命题,跟人工智能机器人夏娃类似,只是等待莉娜的只有绝望。


当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异了,你是谁?

 

其实《湮灭》在氛围营造方面,更像维伦纽瓦导演的《降临》。两位导演都很擅长营造那种神秘感的氛围,让人内心始终笼罩着一层恐怖。



这种心理恐怖的效果,不只是视觉上的恐怖刺激,而是精神层面上的不安,那种人类在宇宙未知物种前的渺小和恐惧。这样的电影往往会跳出传统的叙事套路,结局也常会三观不正,《湮灭》最后就很神棍,一黑到底。

 

维伦纽瓦更重氛围,他会为了氛围营造而牺牲故事的节奏。而加兰却更规矩,他的剧本节奏完全遵从类型片剧本的写作规律,节奏明快,绝不拖泥带水,甚至不惜写一些功能性很强的对白。他无论从剧本上,还是叙事节奏上,这回都像极简版动作化的维伦纽瓦。


据有关人士透露,《湮灭》有望引进国内

 

编而优则导之后,加兰是好莱坞的新晋红人,也是因为在叙事节奏上强大的掌控能力。关于他的厉害之处,可以举一个例子:


我们每次看黑泽明导演的电影,会在观影过程中觉得故事很复杂,甚至在片子的前半段根不上故事的节奏。但当电影结束之后,再回想故事,会发现故事其实很简单,只是被黑泽明讲的既复杂又深刻。


把一个简单的故事,用复杂的动作和调度讲述出来,是成为好导演的前提。因为在动作之前需要学会积蓄动作能力,才能有效的吸引观众的注意力。


加兰就是这种擅长积蓄动作能量的导演,《湮灭》的第三幕几乎和《机械姬》一样,靠的就是动作戏和一步步剧情反转撑起来,除了一系列视觉奇观,还有复杂的科幻世界观展示。


5位生无可恋的问题中年组成的女科学敢死队

 

从小说到电影,《湮灭》电影化的处理方式非常有意思,某种程度上让我们看到了好莱坞的强大的系统机制,甚至有点迷影向。


首先,加兰的剧本改编上,他借了小说的世界观,主题却是机械姬式“我是谁”哲学命题延续。


倒叙式的剧本结构,也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最后有一个《非常嫌疑犯》式的反转,很腹黑绝望。

 

其次,故事的框架其实跟《异形》很像,一群人去一个封闭区域执行任务,遭遇来自宇宙的未知黑暗力量。来到这里的人只有两种可能性的猜想,他们不是自杀了,就是精神错乱之后互相残杀,但结果远比之前的猜想更可怕。


《异形》中异形破胸而出的恐怖场景


《湮灭》里也有一个这种类似的恐怖场景


不一样的是,《湮灭》是三部曲的第一部,这一部只是一个开始,所以最终也没有把片中的神秘力量讲透。

 

第三,就是视觉效果的呈现,这是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一个地方。


我们的主角每前进一部,眼前都是不一样的视觉奇观。片中的视觉效果让人想到美剧《汉尼拔》,艺术指导团队把很多和死亡有关的场景处理的像装置艺术,让死亡变得很有仪式感,视觉效果上很唯美,很哥特。


美剧《汉尼拔》里的死亡场景


《湮灭》官方剧照,其中的死亡装置艺术场景

 

在闪光区域里,同一株植物会不断的基因突变,开出不同颜色的花朵。梅花鹿的鹿角真的像开满梅花的树枝。植物长成人体的形状,有腰肢,有臀部,有脑袋,开满花朵的挺拔身姿还有几分妖娆。


越靠近中心区域的灯塔,视觉奇观就越特别,整部电影最后在一场死亡中达到了视觉系的奇观高潮,让人想到达伦·阿伦诺夫斯基的《珍爱源泉》。


《珍爱源泉》里写意的特效


《湮灭》也有类似写意的特效


阿伦诺夫斯基当年用细菌培养基里的细胞分裂做成宇宙星空,这种土法特效的视觉效果反而让人觉得耳目一新。到了《湮灭》里,它的特效让人再次体会到了这种惊艳感。


这年头的好莱坞电影特效,要么走细节控路线,特效做人做动物做怪兽或者机器人,把毛孔毛发肌肉纹理和反光做的堪比实景实拍。


要么就是像《湮灭》这种,走写意路线,这时候场景的视觉概念就很考验主创们的想象力了,《湮灭》的艺术指导有望提名明年奥斯卡了。


《湮灭》的北美口碑

 

《湮灭》已经在美国上映,口碑非常棒。


IMDb评分7.7,烂番茄新鲜度87Metascore的专业媒体评分79,整体上的水准和加兰导演的前作《机械姬》一样过硬。

 

据有关人士透露,《湮灭》会在国内上映,所以强烈建议大家耐心地坐等大银幕!!!千万不要随随便便地在家用电脑看了。


因为这不仅是一部科幻电影,还是一部视觉效果主导的科幻心理惊悚片,而且整部电影几乎就是用视觉奇观构建起来的,大银幕上观看一定非常爽!片中不仅有唯美的视觉效果,还会有各种基因的恐怖生物突然来袭,至于什么物种变异了,叔现在就不剧透了。


相信这部电影年终的时候,会进入不少专业媒体和影评人的2018年度十佳榜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