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造奥黛丽·赫本的那个男人走了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尔娱我札」(微信号:ArchieOZ)


于贝尔·德·纪梵希(Hubert de Givenchy,1927年2月21日—2018年3月10日)


法国著名服装设计师于贝尔·德·纪梵希(Hubert de Givenchy)于周六去世,享年91岁。


纪梵希曾为20世纪各类如雷贯耳的名人设计过服装,包括杰奎琳·肯尼迪、温莎公爵夫人沃利斯·辛普森、摩纳哥王妃格蕾丝·凯莉、社交名媛贝比·佩利等。这当中,自然还有被他视为知己与缪斯的奥黛丽·赫本。


在电影《蒂芙尼的早餐》中,赫本身穿黑色小礼服的形象成为荧幕经典


纪梵希曾说过,在他的生命里有两个时刻不忘的特别经历,能够与克里斯托瓦尔·巴伦西亞加(巴黎世家品牌创始人)与奥黛丽·赫本这两位才高气清的天才结为朋友。


纪梵希还为他的毕生挚友奥黛丽·赫本出过一本书。在这本作品集里,纪梵希用30多件作品记录了艺术家与他的缪斯之间跨越了40年的友谊。


左图:《蒂梵尼的早餐》戏服手稿;

右图:工作中的于贝尔·德·纪梵希


在纪梵希的记忆中,他和奥黛丽之间有一种难以言传的黏合剂,她的踔绝之能总是为他的设计增加了新意与多变,她的建议往往行之有效。


「每当脑海中浮现出她的翩翩倩影,我总能挖掘出新鲜的奇思妙想。她对于自己的需求了然于胸……有一件事让我尤其触动,她的妍好风致不仅让男人赏心悦目,更让女人认同推崇。她的形象是如此独特,无人能出其右。」


左图:纪梵希为《滑稽面孔(甜姐儿)》设计的戏服;右图:赫本试装中


纪梵希出生于法国北部瓦兹省,别称「巴黎的后花园」的博韦市的一个贵族世家。自小在母亲与外祖母的自然熏陶下,对服装与面料意兴盎然。17岁时即离开家乡前往巴黎寻求事业契机。


青年才俊纪梵希


1944年,纪梵希进入法国美术学院进修。到了1945年,他以作为杰奎斯·菲斯(Jacques Fath)的学徒身份正式跨入时尚行业。


接下来,他又先后任职于设计师罗伯特·贝格(Robert Piguet)、吕西安·勒隆(Lucien Lelong),以及意大利时尚传奇艾尔莎·夏帕瑞丽(Elsa Schiaparelli),好学不倦的纪梵希从前辈们身上学习独运匠心的艺术构思。


乔治五世大街的工作室中,为模特儿试衣的纪梵希


1952年,纪梵希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屋,并推出了首个高级女装(春/夏)系列:垂至地板的轻盈长裙、精美绝妙的女衫,典雅的刺绣与华丽的珠饰做为装点,娇妍柔美的女人味呼之欲出。


其中包括以模特儿Bettina Graziani命名的同名女衫「Bettina Blouse」,标志性的高领、袖肘多层荷叶边的白色棉布衬衫轰动一时,成为纪梵希最蔚为人知的单品设计。


左图:第一个高级女装系列「Bettina blouse」手稿;右图:纪梵希在工作室


1953年的夏天,奥黛丽·赫本刚刚要开拍她的第二部好莱坞电影《龙凤配》(Sabrina),在导演比利·怀尔德的点头授意下,前往法国巴黎为电影搜寻一些原创的高级女装。


于是,纪梵希与赫本这对时尚史上的传奇搭档就这样相遇相识。


左图:《龙凤配》戏服手稿;

右图:《蒂梵尼的早餐》戏服手稿


对于这段相遇,纪梵希是这样回忆的:


「别人告诉我赫本小姐即将为她的下一部电影挑选戏服,而我则误以为是凯瑟琳·赫本(Katharine Hepburn)。我本人十分欣赏凯瑟琳·赫本,可以为她设计戏服是一件锦上添花的荣誉。但当我打开了工作室的门,一个年轻的女孩飘然而至,身形纤细高挑,有一双小鹿般的眸子。短发,穿着休闲窄脚裤、白衬衫、平底鞋,水手帽上还系着一条红色的缎带。」


我告诉她:『小姐,虽然我十分乐意为你服务,但我的工作室只有有限的几台缝具,而我目前正为新一季的秀展忙得不可开交,实在是无法为你设计戏服。』


她回答:『可以让我看看上一季展出的服饰吗?』


于是她试穿了几套服装。


『这正是我想要的』她说道。


果然,这些服装与她安安合适。她对于自己的需求了如指掌,而对自己的相貌与身形的优点与缺点也能透彻洞鉴。她知道要穿着平领削肩的晚礼服遮住自己嶙峋的锁骨。我为她设计的款式终于变成广受欢迎的时装,我将之命名为Sabrina露肩洋装。」


《蒂梵尼的早餐》戏服手稿


与奥黛丽相遇时,纪梵希只有26岁。很快,奥黛丽就成为纪梵希的设计风格最为完美的诠释者。


奥黛丽认为纪梵希天赋异禀,他的设计新巧,同时还赋予服装内秀与诗意;而纪梵希则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一位值得信赖的特殊朋友。


借用女演员莱斯莉·卡侬(Leslie Caron)的原话「他们亲如兄妹,不分彼此」。


奥黛丽更坦言道「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,他(纪梵希)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正直的一个」。


左图:「龙凤配」片场;

右图:纪梵希与赫本在巴黎乔治五世大街的纪梵希工作室


1957年,纪梵希以挚友奥黛丽·赫本为灵感,为她特別调制了香氛「禁忌」(L’interdit)。1963年正式进入市场后,奥黛丽·赫本为纪梵希免费代言。


在当时,电影巨星为香氛无偿代言于时尚界是前所未闻的现象,紧接着摄影师伯特·斯特恩(Bert Stern)为奥黛丽·赫本拍摄的香氛「禁忌」的宣传照遍布于各大时尚杂志。


左图:伯特·斯特恩镜头下的赫本;

右图:香氛「禁忌」的宣传广告


这对情谊相投的朋友,亲密的关系一直不曾改变,他们的友情比起奥黛丽·赫本与任何一任丈夫的关系都要来得长久。


纪梵希为奥黛丽担任戏服设计的电影包括《滑稽面孔》、黄昏之恋蒂梵尼早餐谜中谜巴黎假期偷龙转凤)、血线等等,甚至还包括第二次结婚、儿子受洗时奥黛丽所穿的礼服、儿子的受洗袍等。


纪梵希为奥黛丽设计的戏服与时装


奥黛丽与纪梵希的友情与艺术上的合作持续了终生,也成为时尚界里举足轻重的搭档。


这对天作之合创造了时尚界的神话「奥黛丽·赫本风格」(Audrey Hepburn Style),成为媒体与大众追捧崇拜的经典传奇。


纪梵希为奥黛丽设计的戏服与时装


纪梵希与奥黛丽在诸多方面都有着趋同之处。他们都是完美主义者,直到最后一个细节也要尽善尽美。他们都对工作用神专注,竭尽全力。奥黛丽可以为了试装连续几个小时纹丝不动。


纪梵希在新书中为赫本创作的设计手稿、粉色山东绸材质露肩帝国长袍


纪梵希为奥黛丽特别订制的淡紫色帝国长袍


在长达40多年的友情与事业合作中,于贝尔·德·纪梵希与奥黛丽·赫本将「优雅」这个形容词抒发到极致。


纪梵希回忆道,「奥黛丽的曲线轮廓与个人风格是如此的生动强烈、自树一帜,关于她的一切回忆,我依然历历在目。她举止娴雅、亲切诚挚,我们总能找到仅属于我们彼此之间的无穷乐趣,就如同分享着秘而不露的悄悄话。」


纪梵希与赫本在工作室为电影《滑稽面孔(甜姐儿)》试装中(贴印照片)


在《Vogue》的采访,纪梵希言谈之间,道出对奥黛丽温情脉脉的回忆。关于他们的友谊,只有纪梵希本人最能说得清楚明白:


Q:您是如何结识奥黛丽·赫本的?

A: 多亏了格拉迪斯·德·塞贡扎克(派拉蒙电影公司驻巴黎办事处负责人),而导演比利·怀尔德希望奥黛丽在他的下一部电影《龙凤配》中穿着巴黎的高级时装。


Q:为什么您想发表这些未曾公开的设计手稿?

A:我希望借此书以言志,纪念我们曾经共事的那些光辉岁月。


Q:您觉得哪一件画作可以生动传神的描摹出奥黛丽·赫本的个性魅力与隽永风格?

A: 此书中的30多幅设计手稿全部都是为奥黛丽特别创作的,有些是为她的电影设计的戏服、还有一些是她的日常穿着。


Q:在哪一部电影中您第一次为奥黛丽设计了戏服?

A:《龙凤配》,那部电影中大概使用了12件戏服(注:纪梵希提供了其中3件),接下来是电影《滑稽面孔》。


Q:您更乐意为奥黛丽设计戏服还是日常穿着?

A:我的设计可以随机应变而不墨守成规,何况为她装扮更是其乐无穷。


Q:在您为她设计的服装里您最为推崇的是哪件?

A:各有千秋,但奥黛丽也许有她不同的见地……


Q:奥黛丽·赫本可以说是您永远的缪斯吗?

A:奥黛丽是我的最重要的朋友,对我来说,她雍容闲雅、品性良善、高贵姱容。


Q:您觉得是什么特质让奥黛丽·赫本迥异于同时代的女性与演员呢?

A:奥黛丽德才卓绝、无可比拟,这使她与当世女性判然不同,而她热切爱别人的入微心境更是绝世独立。


Q:您对她还留有哪些回忆?

A:成千上万弥足珍贵的回忆。每一天我都能感觉到她仍与我同在。


Q:您认为誰可谓为下一个奥黛丽·赫本?

A:无出其右,奥黛丽是独一无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