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《看不见的客人》之后,西班牙又出了一部冷门佳作!

最近几年的西班牙电影很有看头,尤其是惊悚悬疑片。


前几年那部堪称“前女友教科书”《黑暗面》告诉我们女人不作就真的不会死。



西班牙国宝级导演佩德罗·阿莫多瓦的那部复仇、变态加畸恋的《吾栖之肤》告诉我们千万别得罪整形医生。



前年那部节奏紧张,多次反转的《隧道尽头》告诉我们如果人生开挂坐轮椅也能勇斗歹徒。



还有去年那部《看不见的客人》,剧本细致缜密,推理过程相当严谨,情节更是丝丝入扣,经历了多次对事情真相的否定与重塑,反而使得真相更加扑朔迷离,既有套路,更多的是对套路的反转。



最近又挖到一部西班牙冷门佳片《愿上帝宽恕我们》



这部电影在有着“西班牙奥斯卡”之称的电影最高奖项“戈雅奖”上提名了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在内的六项大奖,此外,《愿上帝宽恕我们》还获得了2016年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最佳剧本奖


这是一部破案电影,故事发生在2011年,有史以来最热的八月里,一百五十万朝圣者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正等待着教宗的到访。如此重大的活动,安保工作自然不能松懈,此时整个马德里都处于安全部队严密的监视之下。



正在这时,发生了一起奸杀案,死者是一名老年妇女,守寡了24年,独居,无子无女。



罪案现场像一起入室抢劫后的过失杀人,死者的钱包不见了,但珠宝还好好的摆在家里。



两名警察奉命调查此案,一位光头警探,由罗伯特·阿拉莫饰演。



在《我盛大的西班牙婚礼》上他拿下了戈雅奖最佳男配,这次的《愿上帝宽恕我们》又让他拿下了戈雅奖最佳男主角


光头警探脾气暴躁,与同事意见稍有不和就大打出手,对上级也毫不客气,甚至敢操起椅子砸烂了上司的书柜。



另一位是口吃警探,由安东尼奥·德·拉·托雷饰演,这是西班牙一位非常出名的演员,在戈雅奖上,他是常客。



与光头警探不同的是,他非常冷静而且寡言,当然寡言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口吃,他并非天生的口吃,这个毛病源于幼年时的一次母亲的打骂,从此以后他就在女人面前相当自卑,所以至今仍是单身狗。



奸杀案毫无头绪,警局从上到下似乎也没有重视过这个案子,凶手觉得非常安全,于是继续作案,接连又发生了四起案子,死者全是老年妇女,独居,先奸后杀,手法相同。


这罪犯也是口味独特,谁会想着去强奸一个老太太啊,于是两位警探找到了警局的心理刻画师,凶手形象,渐渐清晰。


凶手对老年人情有独钟的原因可能源于凶手年幼时与母亲的关系,母亲曾是个非常强势的人,甚至在凶手年幼时,给与过他印象深刻的创伤性回忆,所以当凶手成年后,会将对母亲的仇恨投射到老年妇女身上,残忍的对待她们,就像报复母亲一样。



靠心理刻画破案,一点也不新鲜,美剧里一抓一大把。而且其实这部电影中,案子只是一个方面,看片名就知道,愿上帝宽恕“我们”,不光罪犯,每一个人都是一屁股麻烦事。


光头警探,除了脾气暴躁,不遭领带待见,一次执勤失误,直接被炒了鱿鱼,为这案子忙活了十几天没回家,结果一到家还发现自己被绿了。



没了工作,跑了老婆,自己自暴自弃喝的烂醉,结果把家里唯一可以相依为命的狗也饿死了,真是一个大写的惨。



口吃警探,单声狗很多年,默默的喜欢上楼道的清洁工,没想到人家对他也有好感,结果恋爱还没谈成,差点把人家强奸了,其实也不能怪他,童年的创伤让他没法正常的表达对女人的爱。



两个警探在自我的病态压力下,苦苦追寻着凶手,办案过程的各种阻力与委屈无人诉说,大案的侦破要为教宗的到来让路,上层的官僚和腐败又让他们深深失望。



两个警探加一个罪犯,三个人在这个炎热的八月里,在西班牙这样一个社会环境里苦苦挣扎着,活着都不容易,因为生活本身就是荒诞。